很久沒有更新了… 今天大概算是「提起心肝」寫東西。

首次入耳的感覺,還是在遷拆和保留中流離…… 不同的是,「喜帖街」是留不低,「山林道」是喊不回……

之前有一位老友閒聊的時候,他才說起:

          「Wyman 寫的歌,是一種獨特的 “度身訂造”。他會用理解,去賦予歌手一個合身的形象。他筆下的四個 “烈女”,都有著不同的風格…」

      「…       而謝安琪,要的就是這種孤高不媚俗的狀態。」

對的,或者因為這形象的關係,Kay 的歌總會有一種很清淡也很脫世的感覺。「年度之歌」如是。「獨家村」也一樣。這兩個「偉文」的作品,或者都能塑造一個這樣的謝安琪。

「喜帖街」中,有的是一種爆發力。那句:

          「温馨的光境不过借出到期拿回吗」還有「請放下手裡那鎖匙,好嗎」

想表達的是,留不低。當中提到的,不只是那個沒有來結婚的人,還有沒有留下的街。

          「终须会时辰到 别怕」

或者是謝安琪這個形象下,招牌式的闊達,也有敵不過的無奈。

山林道,還在聽… 目前對這首歌的感覺和衝擊力會比「喜帖街」要更強烈,還有「喊不回」、「 珍惜時間」…… 這些比較虛的概念。

希望能夠從數次循環與洗腦當中,再聽出更多的東西……

分类: 日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