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和現在,都很愛「Mook」這樣東西。

以前是是消息的唯一來源,在那個即時資訊沒那麼發達的世代,雜誌是獲取新品消息的最快手段,當年真的只是看快訊,長文、深度訪談皆棄之,現在看來的確有稍稍浪費…

現在,想要的是一種習慣。

它們不僅僅是我拍攝的工具,更多的是我獲取某些東西的地方。一個長期依賴別人去施捨「Term」的人,很難從自己的腦海中去挖掘一些新的東西出來。這個時候,需要通過學習,模仿甚至是抄襲,去獲得這些 Terms 或者是靈感的爆發點。那閱讀就是最好的辦法。

受某位攝影師的指引或毒害,我都愛上了一些很日系的 Mook。選擇 Mook 是因為它,零碎且規律。

我選的 Mook 都不會是走連載的路線,而是每本有一個固定的主題。它不需要你「定時定候」去追,按著主題買、按著主題讀,更現時沒有耐性的人。

而 Mook 卻會定時定候地出,這對於一個缺失了閱讀習慣的人來說,這就好比給病人一個規律的物理治療。讓他快點養好這個「閱讀能力缺失懶惰綜合征」,好好重新出發。

對於一個寫作、閱讀、拍攝都需要規律的人來說,我不敢說 Mook 是我的良藥,但我覺得這是我需要做的一個物理治療。

至於能夠好多少,恢復多少,還是跟醫生說的一樣:

要睇佢自己造化了……

分类: 日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