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 CALLStar 一樣,我覺得自己都很應該感謝香港流行音樂。

 

 

小時候寫日記、寫作文,總需要有一兩首歌在左右。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養成了一種所謂的「藝術家脾氣」,只要題材沒找合適的歌,我真的可以一個字都不寫,哪怕碰上的是即堂作業,或測驗。

 

其實不完全是因為懶,那時的我已經知道港樂能夠我的不僅僅是字字珠璣的金句,還切切實實的情感。

 

那時的我們,其實也不是每次都需要「我沒有共你 傷春悲秋不配有憾事」般感慨;也不是每次都要帶出「舊時年月投入垃圾裡 你一起同居」般激昂;當然,也沒有必要時常帶出「別忘掉 原是靠堅持 醫好每個傷患」的朝氣…

 

 

歌曲可以是聽者情感的代入,也可以宣洩…..

 

要是只想好好發洩,將自己當前的感覺推到最高點,或者會有這一首:

 

「二百年后再一起,應該不怕旁人不服氣。誰人又可控訴廿個十年,幫整個世界換風氣」

 

之前和一位「前輩」食飯,他提到了這首歌。

 

Wyman 和側田這個組合,可算是把這份感情「爆發」得淋漓盡致。Wyman 填詞玩的是「度身定做」,基本上沒有違和這一說法。而側田在演唱上的收放自如,也讓這首歌有更好的表現。

 

 

開頭那句「他反對就反對 亦都跟你愛下去」,側田在演唱時只是輕描淡寫就能夠表現出力度,這是歌詞的力量;而到了後面「二百年後再一起 應該不怕旁人不服氣」,側田的演繹讓你明白憤慨不一定只有激動,其實還能有少少樂觀……

 

這些感覺都很微妙,或許就用中文歌才能表達出來。

 

 

但如果要激動、賣燃的話,我今天想講的不是《命硬》的側田,而是搭上陳詠謙的 Dear Jane。

 

這裡只有一份「兵」臨城下的霸氣

 

 

今天想講的是這首《哪裡只得我共你》。作曲是 Dear Jane 的 Howie,編曲是 Dear Jane 加上關禮琛,作詞還是那位經典的「肥仔」陳詠謙。

對 Dear Jane 沒有太多認知感,之前只接觸過他們的《不許你註定一人》和《無可避免》這兩首歌。雖然是同屬一張 CD,但聽起身還是沒有什麼熟悉的味道。

 

但要說熟悉程度的話,我想我應該更「熟」陳詠謙。

 

 

 

在我的印象中,這位陳詠謙老師是一位可以很文青的人。在周柏豪的《White》裡面,他能夠在《前言》中玩出「鐵塔悄悄鬆散 河流慢慢滲血」的意境,也能在《百年不合》中帶出「和你分開一百年 捱過今生才遇見」的感情。

 

 

在 Philam 林奕匡的新大碟《Song Of Love》中,那首《第一個早晨》的一句:

 

「迷人的你 你的眼睛 閃爍通透似清晨;凡夫的我 並沒期望 在唇上留什麼烙印」

 

就能顯出他細膩的一面…

 

 

當然,他自己的大碟《Confession》中的兩首《不趕時間》,就能看到他的隨意……或者叫不羈……吧。

 

 

但和這些提到的作品都不同,陳詠謙給 Dear Jane 這首《哪裡只得我共你》,用詞相對比較簡單。配合 Dear Jane 玩的 Rock,大概就能夠碰撞出效果:

 

「我要將你拯救 逃離人類荒謬 就用我的雙手 帶著你走 不掙扎只緊扣…」

 

副歌這一句搭配 Dear Jane 的演唱,就是一種「燃」的體現。直白的歌詞和 Rock 爆棚的曲結合,也應該是一種氣勢與氣勢的碰撞。

 

「從未低頭 途經幾百萬傷口 站在我的身後 要確保你無愁沒憂」

 

直白的筆鋒,描繪著一個捨命為人擋子彈的經典畫面,當中也不失壯烈的英雄味。或者再中二一點,將它放到動畫中的話,可能是這樣的畫面:

 

「一個在設定中非常廢柴、拿著普通武器的男主角,也可以是一個傷痕累累的英雄,他們都需要面對比自己強大 10 倍甚至 1000 倍的敵人。突然間因為要保護某些東西(例如女主角或者是地球)突然覺醒,打開了無雙模式將敵人全滅…」

 

這裡其實不需要,在古今中外各類動漫畫中也不乏這類故事。

 

 

日本有在《全金屬狂潮 TSR》最終戰裡打開 入-Driver 后團滅地獄君王小隊的相良宗介,也有在《勇者王 GAOGAIGAR》中為打贏機界四天王而走進“彈丸 X”的 3G 機動部隊勇者;歐美方面,也有在《TRANSFORMERS:PRIME》劇場版中死守在最後防線的 Predator 三人眾……

 

 

戰鬥開始的時候,配上這首歌,大概也能讓你信心爆棚。即便只是一個碌碌無為的清兵,都覺得自己能帶走娘娘做將軍的可能…(笑)

分类: 音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