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又食白果了。

原本以為能過輕輕鬆鬆寫完那篇落下的「原諒他 77 次」,可以轉入 Wyman 兩師徒 Battle 的「Roundabout」課題時候,南航的影院再次令我失望。

「對,《原諒他 77 次》還是沒有粵語版,也沒有雙音軌。」

加上加上,習慣了看片送飯的我現在對著這個配音生硬的「周柏豪」,望著配餐上的咸花生和沙律,我就想起了那首歌:

對塊白灼肉,導致快樂障礙

再次由 Confess 變成 Complain…接下來的一小時都係…

其實,我那個課題也不是急著寫完,反正那個開頭都放了那麼久了;

其實,我也不是想借這些問題抽水,要上升文化、政治等那些問題⋯⋯

但這次,還真的比較惱火⋯⋯不單純是因為寫不完稿子帶來的那種不吐不快,還有一種「需求不能滿足」的無奈。

大家其實都知道,這些飛機娛樂系統其實是支持多音軌播放的。只要切換一下,就可以兼顧普語和粵語,這些都是不難的事。之前看鄭中基那部《猛龍特囧》,就已經有粵語版了。但為何現在又取消了這個做法,不能理解⋯⋯

這裡說的不單單是粵語,我也不是抗拒普語,只是「看電影要看原版」這是一種最基本的內容消耗需求。畢竟,配音已經是一種二次創作了,配音人對角色、對作品的理解會影響他的用詞、語氣等因素,這裡的不同造就了不同版本的差異。這些差異,也讓他們擁有不同的受眾。

現在就用《原諒他 77 次》這部劇來舉例。看慣了周柏豪的觀眾其實都知道,這個後生仔有著很重的熱血青年味,當年在 RTHK 處境劇《有房出租》中飾演的程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那熱血到火爆的抗爭青年,周柏豪可以說跟著他的歌路,本色出演了。

(我記得出現得最傳神的,還是廣播劇《唐七太空站》)

此外,他做要演「無所謂」的「冷靜」態度時,也能給人一種懶散和從容的味道。那句經典的「搞咩啊~」可算是富有個人特色了。如果你不知道是什麼狀態的話,那可以看看他近期的作品就知道了。這些,配音是出不來這種效果的。

現在配的這個普語版,還是給人一種聲音的感覺,他們把角色的特點都磨平了,雖然還沒有 CCTV 播報感那麼誇張,但至少你已經少了很多原版的東西了。

就像聽的歌,從 Hi-Res Audio 跌落 320kbps MP3…

(很可惜,騰訊都只提供國語版。要體驗這足料的火藥味還是要自行微博)

在預告階段被節選出來的,周柏豪和鄭丹瑞那場對戲,一個固執岳父對陣熱血女婿時那種「入心入肺」的「對峙」,中間的火藥味,恐怕在普語版就沒有了。

說了一大堆,我也不是要說粵語怎麼樣,普語版就不能看這個意思。當然也有喜愛普語版的觀眾,這裡不是要分出個高低,而是各個需求不同而已,問題的重點不在此。

真正的問題癥結在於,一個附帶多音軌的播放系統沒有兼顧兩個版本,無意中就放棄了一群人。那作為被放棄的人,我當然是覺得不舒服。為何觀看個原版這種需求都不能滿足,感覺也是相當奇怪⋯⋯

Anyway,連續兩家不同的航空公司都有這樣的對待,或者應該讓我反思些什麼。

如應該學會好好去電影院看戲,總在飛機上做「花生友」真的沒有什麼出息⋯⋯

另外就是要有些人知道,我們倡導的思維是共融和共處,而不是侵佔。

「總在說別人是文化侵略,自己不還是做著相同的事。」

同場加映:在飛機上為何一定要看電視

有些朋友可能不明白我為何這麼執著,又或者不理解為何我一定要在飛機上看這部戲。那,我就先回答第二個問題:

這其實也很好理解,就是因為悶。

飛上海這種兩個小時的其實還好,一般在飛機上睡一個小時,然後隨便找一部少看的 Marvel 或者 DC 等這一類荷李活英雄大片打發時間,再加上起來吃東西等一些零碎的時間,那這趟飛機基本上也很快過。

但如果碰上飛北京這種 3 個小時的,那這種方法就行不通了,你至少會空出大概一個小時出來,這個時候就比較尷尬了。要是那天有靈感或者有一個好強制的任務,你不得不要在飛機上寫稿;又或者買了新 GAME,可以用遊戲機來打發掉的話還好⋯⋯

但如果還是像今天的狀態,iPad 上的電視節目都已經 Loop 到無癮了,沒有遊戲機也沒有心機寫稿的話,那就出現了「迷失 60 分鐘」的尷尬⋯⋯運氣不好的話,這個節目還會 Encore⋯⋯

所以,我還是很依賴飛機上的那個娛樂系統的。能過有一兩部可以慢慢看的電影,那看完還可以按按鍵盤還是比較不錯的。

雖然現在飛機上解禁手機使用,各種各樣的電子設備也降低了飛機娛樂系統的使用率。但也不是大部分的飛機普及了 Wi-Fi,沒有網絡的話用手機也沒有太大意義。

對此,飛機娛樂系統還是有很重要意義,哪怕它的資源庫永不更新,接口也及其不友好⋯⋯

至少,對我還是很重要的…

分类: 日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