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過數百萬呎的高空,菲林機的自動捲器再次回到起點…

對,我第一卷 AGFA VISTA 400 度彩色負片終於拍完了。

它陪著我走過三個地方,美國、札幌和香港,途中也經過上海、深圳這些城市。

作為一名不折不扣的「菲林浪費協會」成員,對這不太上心的我也沒有做好保護。不管是機場還是地鐵站,我遇到安檢機也都是直行直過,這卷 VISTA 400 也不例外。

所以,這次看到的暗部相信也會比工業砂紙要粗糙。畢竟真實膠捲產生的顆粒,VSCO Film 是抹除不了的。

(老闆親自示範如何裝卷,攝自 AGFA VISTA 400)

其他的狀況,這次就沒有出現太多。畢竟,卷片已經慢慢習慣了,只要放的位置剛剛好,就不會被「自動精靈」吞片了。

(有很多時候,真的看不清楚對焦點在哪)

對焦的話,這次仍然有大量跑焦的狀況存在。之前一直都沒有搞明白,現在拍了兩卷才知道,原來是反光板和取景器太髒了。在發稿的時候已經清潔好了,相信之後應該也不會有這個問題了。

…如果有的話 ,那只能怪自己的近視了(笑)

和上次寫 Color Plus 不一樣,這次既然不是第一次碰菲林了,也就沒有太多東西要講。同時也少了以前那種儀式感,開卷裝卷那些小細節都沒有拍。這些,我還是等底片拿回來再補吧。

(自己個盒,攝自 AGFA VISTA 400)

加上,旅程我也已經忘得七七八八了。那這次,我就安安靜靜做個標題黨,發個片就算了。

在深圳留下,從上海出發

雖然是「美國札幌香港行」,但這卷菲林的第一站,應該是從深圳開始。

最記得當時是冬至前幾天,突然要跑個會,就急急忙忙去買票,從南站飛奔到深圳北。

這個熟悉的樓頂,就是深圳北上蓋地鐵站了。

從廣州南到深圳北,從高鐵到地鐵……

深圳部分地鐵站,有很多 MTR 元素。但在一些偏僻的站點,卻有種能區分開港鐵的違和感,這種感覺真的有些特別。

如果有朋友不知道我這次是去深圳做什麼,或者可以看看我的微博,大家就記得了。我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這件事。 ↓↓↓

對,當時還拿著 MINOLTA AF Zoom 70-210mm F4 的我,號稱要拿著這台 Sweet S 來,記錄這場最終沒讓我觸碰產品的發佈會。

然後到了一年一度的全球消費電子展 CES 2018,我也很「幸運」地成為「被選中的細路」,加入到這個大團中。

那次並不是廣州直飛,而是先到上海浦東,再從浦東到 LA。

貌似每次到一個新的機場,用類似跑道、登機口以及機場載具來打卡,也是少不了的事。這次也不例外,只是這次在浦東拍的是機場旅館外圍的車路而已。

路過札幌,到達美國

LAX 的 Shuttle Bus 車站

經過 14 個鐘頭的離地歷險,終於到了 LAX 洛杉磯國際機場。

不知道為何,每次看到這種沒有人推的手推車或者路邊的有人在「打邊爐」的垃圾桶,我都好像特別著迷的樣子,總會拍一兩張。

這次,也不例外…

沒記錯的話,這個應該是 LA 機場的 BAR,太暗了,再加上取景器不乾淨以及在天空中在無睡眠狀態下歷險了 13 個小時,跑焦了貌似也很正常。

很老實,因為公幹的原因,這次 LA 和拉斯維加斯之行其實沒有很多時間讓我四周圍走走拍拍的時間,帶過去的另一卷 C200 最後也只成為了朋友圈中的配圖。

能夠讓我拍拍的,也就只有事後從拉斯維加斯回到 LA 的那個早晨,稍稍拍了一點。這真的就是名副其實的……

What Happens in Vegas,Stay in Vegas…

後來回想,確實有點浪費,畢竟好好看一次 CES 好好游一次拉斯維加斯,都沒有拍些什麼,寫些什麼…

「落樓買杯咖啡,才發世界已經顛倒過來」.

 

早晨,街邊無咩人,但有車..

美國的基建也是這樣隨便開始做,而且即便是主幹道上的項目,也是正常上班時間做的,這個也比較神奇……

對,雖然菲林還沒卷片,但這張攝自上海浦東機場 58 閘口的照片,就是本次旅程最後一張了。

本來還想講講下次公幹歷險的事,那就剛剛好完成一次「從 LA 飛過札幌到香港」的「神奇之旅」。

只是話多的性格改不了,礙於篇幅問題也就只能在此打住了。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但願這次拖稿不會拖太久(閃

分类: 菲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