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愛一個牌子,可能會有很多原因。但熱愛這個牌子的標誌,可能就只有一個。

就我而言,這一點不管是對玩具還是對數碼產品,都是一樣的。

Maketoys 一樣,索尼 SONY 也一樣。

如果要數這兩個牌子裡面的「我最喜愛」,並且每一篇都加上幾句話來描述自己的意念,那可能要數晚通宵奮戰才能成事。

但如果只要提一個「印象最深」的標誌,那 Maketoys 肯定就是打破「老變」常規又型得過分的 PALADIN/CHAOS 。

而在我心中與這盒經典玩具起名的索尼頭戴式耳機,那就肯定是:

MDR-1A Series

話當年,談今天

对我这个入坑时间不长的少年,剛接觸索尼耳機的時候應該就是 MDR-1R 系列火紅的時候。那時 MDR-1R 和 ICD-SX1000 這個跨界組合,可算是圈子中的一大入門經典。

只是那是入坑未深,未能了解當中的樂趣。

1R 退位之後,MDR-1A 系列接替了它的位置,成為了入門門檻的新任守門者。那時不僅僅是踩中了我癡迷索尼的時間點,1A 系列的兩款更新也充滿了索系科學的創新性和吸引力。

1ADAC 是 MDR-1 系列的新分支,在頭戴式裡面玩外置 DAC 這個做法也算是比較新鮮,後來飛利浦的 Fidelio M2L 和其他牌子也做過這樣的嘗試,只是之後沒有再深入的發展而已。

相反,MDR-1ABT 則是索尼的頭戴式藍牙耳機的基準,它身上用的“LDAC + NFC + DSEE + 觸摸式操控”這套產品模式,后來也沿用到 h.ear on Wireless 以及 WH-1000X 系列產品上,由此可見其標桿性和重要性。

再加上它本身不弱的素質和實力,當時有私心的我在寫體驗報告時,也用上了這樣的行頭:

「最愛的人最愛的索尼耳機」

當然,如果說 MDR-1ABT 是為了之後的索尼無線頭戴耳機定下基準,那 MDR-1A 這個系列則是所有索尼 Hi-Res 頭戴耳機的基準。

很多時候,索尼都會把新單元和新的接線技術放在 MDR-1A 這個定位的耳機上,不管是 MDR-1R、MDR-1A,還是今天要體驗的 MDR-1AM2。

儘管索尼已經漸漸將「入門」和「走量」這個責任移交到 h.ear 系列上,但對於一個正經的音頻品牌而言,它們還需要一個定位更加準確、形式也相對「嚴肅」的產品來守住入門級這個位置,同時也需要為日後的其他系列耳機豎立標桿。

這就是 MDR-1AM2 的作用,也是它更新的必要性。

她很面善,仿佛曾经相见

作為 MDR-1A 的更新款,MDR-1AM2 有「面善」的感覺是很正常的事。

不管是緩衝物體的包裹處理,還是耳機機身轉軸位、耳機線接口這些細節的處理,MDR-1AM2 依舊保留著 MDR-1A 的設計元素。耳機接線口雖然沒有「螺絲擰緊」這個機構,但外觀上還有一個仿造的結構,來模擬當年 MDR-Z7 那個「接 3.5mm 耳機線需要擰螺絲」的結構在裡面。

MDR-1AM2 這次用的配色也跟之前很相似,都有銀色和黑色兩種配色。這個,也是索尼投放在「入門旗艦」這個定位的經典套路。

(红黑配色的 MDR-1A)

只是,這次的黑色跟以前不太一樣。MDR-1A 用的是紅黑配色,耳機機身附近會帶有一些紅色的細節做點綴,只有之後的限量版 MDR-1A 才是全黑的。

而 MDR-1AM2 這次就直接用了全黑的設定,不是說這個配色不好,那些想買限量 1A 買不到的朋友可以直接選這個版本了,但整體看起來,純黑的 MDR-1AM2 還是來得有點單調。

配色和設計方向都是跟著 MDR-1A 那套方向走的,而 MDR-1AM2 的機身造型則多了一點新產品的味道。

儘管還是用全包裹的設計,但 MDR-1AM2 的機身和耳罩比 MDR-1A 要小一點,戴起來的話會明顯感覺再緊湊一點。這一點最直觀的話,相信能夠在佩戴后的隔音效果中體驗出來。

帶上后感覺更加緊湊的 MDR-1AM2,不管是舒適度和隔音效果都和用上新造型的 h.ear on 2 Wireless NC 以及 WH-1000XM2 的感覺有點相似。隔音提升得比較明顯,聽音樂的時候也不需像以前一樣大幅度提升音量,在街上的時候外界對聽感的影響也比較小。

而且,現在的緩衝帶換上了更鬆軟的材質,壓頭的感覺就更加少了,佩戴的舒適感就更有保證了。這一點其實不僅僅是材質的功勞,機身的重量也有一定影響。

可能是少了藍牙模塊、降噪單元以及觸控傳感器等雜項的緣故,MDR-1AM2 上手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字,輕。

雖然說「帶著就像沒有帶」這種廣告詞可能有點誇張,但 MDR-1AM2 這種輕盈感對我這個習慣了 WH-1000XM2 的人來說,不管是戴在頭上還是掛頸手提,確實都輕得有點不可理喻。

就外觀和佩戴而言,MDR-1AM2 都做得非常均衡,確實在定位上有標桿、基準的效果,同時也有承上啟下的意思在裡面。

配色和細節、方向跟著傳統走,外觀設計則用上了新版本優化后的方案,MDR-1AM2 在佩戴上確實有不錯的分數。如果能夠推出一款經典的紅黑配色版,那就更好了。(笑)

新改變,新聲線

對一款不能談功能的標準化頭戴式耳機來說,性能上最大的更新應該在單元和線材上。

先從線材說起,MDR-1AM2 和 MDR-1A 一樣都用的是 3.5mm AUX 音頻輸入口,均具備線材拆卸和更換的能力。所以,不管是 1A 還是 1AM2,索尼官方都配備了兩款線材。

不同的是,在 4.4mm 平衡口普及年代推出的 MDR-1AM2,出生時就附帶了 4.4mm 平衡口的官方配線。

這個配置其實就和索尼早前推出的 MDR-1ABP 類似,MDR-1AM2 出廠時包含了一條帶線控麥克風的 3.5mm L 型線,另一條則是 4.4mm 平衡口的 L 型線。兩條均用的是鍍銀 OFC 材質和最基本的編織手法,表面也上也加入了防止打結坑紋處理,都可以算是最基本的官方配線。

而加入了這條線之後,收納包的重要性也體現出來了。

和 MDR-1A 不同,一般人很少會為了打電話多帶一條配線出行,只要固定一條線基本上就會一直用到老。但是現在加入了 4.4mm 平衡線之後,人就多了切換的可能性。

行走時你可以用 ZX300A 或者 NW-WM1A 這種帶 4.4mm 接口的 WALKMAN 來聽,坐下來工作的時候則可以更換成 3.5mm 線纜連接電腦。這裡就體現出用收納包的必要性。

至於 4.4mm 平衡口的優勢和作用,之前我也在給 XDWIRE 寫 ZX300A 討論的時候已經提到過,這裡就不作贅述了。反正,MDR-1AM2 這種出生在 4.4mm 年代的產品,官方為其做一條 4.4mm 配線,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當然,這條線不能為你帶來星型編織的升級線所表現出的聲音,但至少可以讓你體驗 4.4mm 平衡口最基礎的表現。這其實就是索尼官方想在 MDR-1AM2 以及 MDR-1ABP 上實現的效果。

至於 MDR-1AM2 以及 MDR-1ABP 最大的區別,在於單元的更新。引援自索尼官方引用的一段用家解讀:

MDR-1AM2 優化了初代型號驅動單元的結構,並改變了原 40mmHD 鍍鋁液晶高分子振膜的形狀,驅動單元格柵採用了稱爲斐波那契數列的曲線圖案,使驅動單元開孔均衡;另外還使用了高硬度材料,使橫檔儘可能更細。這些特性都有效降低了音染,同時凸顯了高解析度的聲音品質。

這裡可以看到 MDR-1AM2 單元更新的具體作用,也是目前索尼在新單元上的嘗試。其實正如上文提到的一樣,之前索尼在其他機型上已經有這樣的改變,貌似也省略了以 MDR-1A 系列先行的步驟。這倒過來看,更像是 MDR-1A 這個「標桿」走得更慢一點。

雖然單元是跟著大隊更新了,但 MDR-1AM2 的聲音和近一年推出的產品相比有著很大的不同。聽過之後你會發現,MDR-1AM2 是真正跟著索尼「高解析力」方向走的一款新耳機。

(歌手:林奕匡 | 專輯:Song of Love | 格式:16bit 44.1kHz FLAC)

剛入耳的第一感覺就是,MDR-1AM2 有著比較突出的是中高頻表現和聲音解析力。即便沒有換上 Hi-Res Audio,也能夠感受到這個改變。

整體聲音傾向跟之前相比有少少偏冷,細節突出得比較明顯,即便是背景音樂也有很豐富的聲音情報量。用 4.4mm 接口接入 NW-ZX300A 后能夠提升一點聲音厚度,低頻的包裹會平衡一點。

人聲不算太突出,和背景還是能保持一段距離,也能夠帶出很出色且穩定的定位感和聚攏感,不鬆散。只是中高頻突出之後,人聲會有少許無法避免的乾澀狀況。這些,習慣了索尼耳塞的用家或者能習慣。

雖然換上 4.4mm 之後會提升聲音厚度,但整體還是薄了一點。敲擊鼓點很準,也具備彈性,整體也表現得很明亮,但就缺乏了低頻下潛對聲音的影響。和 WH-1000XM2 不同,索尼這次是把平衡點挪到了另一側了。

(歌手:林奕匡 | 專輯:My Taste of Life | 格式:16bit 44.1kHz FLAC)

換上了注重解析力、聲線明亮的單元,在聽 Saxophone 的時候就能夠帶出一種感染力。尤其是這位自家代言人在《是日休息絕不工作》的前奏中玩的那段,確實帶點抓耳的感覺。在播一些節奏輕快的歌時,MDR-1AM2 的聲音特點也有了相應的加成。

難得一遇,難得「再遇」

不管是年初在拉斯維加斯的初見,還是今天時隔 3 個月后的體驗,我對 MDR-1AM2 的第一感覺,還是那句:

MDR-1AM2,可能是現在索尼最「難得一遇」的更新。

這可能聽起來帶點悲傷的浪漫主義,但從市場從產品來看,MDR-1AM2 的出現確實有點這樣的色彩。

在這個無線降噪勢力做主導的市場中,用家也開始看重耳機的功能。在這個大環境下,索尼還要區分出潮流市場和一般用家,給消費級市場投放一款單純的耳機,感覺是很難的一件事情。

畢竟,更換上新單元的有線頭戴其實已經有 h.ear on2 了。要在這個價格差異不大的空間中還要強硬塞一款看起來差不多、但性質相對嚴肅的設備,這是很難理解的一點。

所以在今年的 CES 上,MDR-1AM2 也被定為「無關緊要的更新」。

但對於我這種從 MDR-1A 系列追隨索尼至今,且恆久停留在「入門初級階段」的擁躉,能夠看到索尼在大展上推出這樣的更新,這絕對一種震撼和滿足。

一個幾乎是被時代遺忘的標桿系列能夠在這裡重遇,確實有點「難得一遇」和「難得再遇」的感觸。

就如陳詠謙為林奕匡填的這首詞,或者就可以描述 MDR-1A 在我心中的狀態(笑)。

如天註定我們走進頭,盡力撞壞那邊門親手自救。

但願 MDR-1 系列能夠走下去,挨過多幾個更新週期。

分类: 設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