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

2018 年 12 月 1 日晚上,大概 10 點左右,在某一架回程的士上,

有一個後生仔,在表白的時候,被判了刑。

那個後生仔什麼都沒有講,沒有喊也沒有玩手機。路程上,車沒有停下過,所以他手上的喜茶雖然已經飲盡,但也沒有機會丟掉。

下車的時候,他將手中的空杯掉進了垃圾桶,長歎了一下,便離開了。那個感覺,我至今印象還很深刻,有種很「典型」且「熟悉」的感覺,就好似:

玩遊戲的時候,因為一個錯誤的操作,不慎將自己苦練數百小時的經驗值清零

我相信,每個人都遇到過,自己也曾經歷過做錯手之痛。

所以,那天我也狠狠地抽了一個水,接著一個非常經典的中文老梗,在公眾號上寫了這篇:

人啊,總有經驗值被清零的時候

如果真的要為這個後生仔離開時加一個 BGM,我想,之前的我可能會用這首歌…

歌曲的開頭,是一段很適合用在電影結尾的吉他,而開頭的歌詞,我想應該也正中他的內心:

就好似:

「當天故事結尾
撐過刻骨的分手戲
我像過活卻如死」


425 日後,不知道當初的這兩個人還有沒有聯繫,對面的女仔是不是已經擁有過一個甜蜜的 Anniversary Party,後生仔是不是也放下了這件「心頭大事」。

但都一年過去了,兩人或者應該會出現一些變化。站在局外抽水的我,在大半年後遇到一首新歌,讓我又有一些新想法。

或許,真的不需要太執著這件事。

當然,不管是失戀、失敗,還是失去苦心培育多年的經驗值,人肯定會失落。短暫的「燥底」甚是「失控」,也是不可避免。

畢竟這麼大的一件事,要是真的因為自己的犯錯導致,那:

「一刻我想摧毀我自己」

其實,也不可避免。

但其實,對於人生這個「RPG + 育成元素的大型 Online Game」來說,這些其實也只是很小的支線任務。

或者,我當時應該解釋得更直接一點。

所謂的人生,其實就似「寵物小精靈」的正統遊戲一樣。

在這個大型遊戲裡面,你就是遊戲裡面的角色,而「家庭」、「事業」、「身體成長」、「人脈」…… 以及之前提到的「感情」,這些可能就你戴在身上的幾隻 Pokemon。而你在這幾個方向上的努力,就會反映在你手上這幾隻 Pokemon 的「努力值」和經驗值上。

當然,你不是神明,自自然然也可能像打機一樣看到精靈的 Exp 和努力值。或者,你也只能夠從某些經歷的邊邊角角中感受變化,就好似:

「有過挫折 方懂感恩 但是沒對象
看夠冷暖 方知孤單 靜靜覓信仰」

世事,就是這樣。

  • 它可能已經給你感悟的能力,但卻沒有給你實現的機會;
  • 它也可能給你了實現的機會和資源,但如果你沒有理解這件事的能力,結果也未必能跟著你的方向發展;
  • …..

對,人類其實很簡單。大家都是利益驅使的生物,如何讓自己的精靈在這個大型遊戲勝出,就是最核心的目標。

但是,人生很複雜。雖然我們大概可以用一套《Pokemon》來簡化思維,但並不是所有東西都能夠用我們現有的知識去解釋。有時候你贏到的未必是好事,輸了也未必是壞事。就像上一期 Live 提到的一樣:

感謝你,從你身上,我獲得了成長

當然,正如細 So 所言,你未必一定要很落力地感謝這個人這些事。但不可否認的是,你從這些事身上獲得了成長,哪怕是知道「以後不要在被這種人眲」,那也算是獲得了「經一事,長一智」的 Experience Point。

如果後生仔能夠理解到,或者他也不需要浪費了一年多 8 小時的時間去釋懷。


當然,這首歌帶給我的想法,重點也不是上面這個。

這首叫「活多一次」的新歌,其實是 Justin 阿田放在 2019 年演唱會裡面的一首主打,一首帶出「再完成一場大型演唱會」的感動,和對支持這一切的東西感恩的感情。

MV 的開頭也交代了這一切,再加上他這幾年的經歷,確實為歌曲和 MV 增加不少重量。不難看出,阿田還是對這一切很感恩,也無悔自己的堅持。

這麼看下來,好像跟我今天想說的沒什麼關係…

大家也明白,作為一個不懂樂理、不看 MV 的人,我今日寫下的這份感覺,其實還是來自阿謙的這份詞。

「活多一次」這個歌名,或者會引發大家對經歷和人生選擇的理解。而整份詞,也是很大路地對人生、執著等元素有一個簡單直接和公式化的概括。

加上阿田沉澱下來的聲線去演繹,整首歌也讓「活在當下,愛別遲疑」這簡單的道理變得更有分量。

但其實,除了這個簡單的道理,這首歌還給了我一個「應該好好放低」的信息。

玩過 Pokemon 的朋友其實都知道:

遊戲裡面沒有哪一隻精靈是必須的。

就算是要過劇情時要捕捉的神獸,捕捉之後你也未必要訓練它。沒有神獸的幫助,其實你也能通關。

人,其實也一樣。這些元素你都需要擁有,但不是每一樣都要按照自己的思維練到最好:

沒有哪一隻精靈是必練,也沒有哪一個元素是必修的。我們要學習的,是要做一個堅持,但不固執的人。適當的時候,就應該放下。
如果那個後生仔真的放下了這件事,或者他真的是往著我理解的方向去走。

可能我真的應該感激,他當時沒有執迷在《船頭尺》,而是選擇了陳詠謙。(笑)


雖然,

字有點多,人也有點啰嗦,

但我想講的這個故事終於要完結了。

如果那個後生仔真的放下重新出發,女仔又有一個甜蜜的 Anniversary,而我也填上了這個故事的結尾,同時也 Tag 了兩首歌,那真的是大團圓結局了。

如果,你問到出現在標題上的問題:

如果還可以活多一次,你想回到哪時?
如果,後生仔還執著在《船頭尺》的詞,那他的答案可能 2010 年的夏天,或者是 2011 年的暑假,好好重整旗鼓,發動攻勢,讓一切都跟著自己想要的方向發展。

但如果你問的是我,那我的答案就… 應該是:

2009 年,10 月 3 日

回到那時,制止自己輸入那組數字,讓一切,從來都沒有發生。

分类: 日更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