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 月 6 日,凌晨,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日我並沒有成功入眠。哪怕面對第二天一早而來的索尼 CES 發佈會,我在前一天的晚上也在奮筆疾書。

按照 Bear 的記錄,我在那夜凌晨,用一台帶著新款 Smart Battery Case 的 iPhone 11 Pro 寫了 1981 個字…

感覺上,那夜凌晨成為了我最難挨的一日。

哪怕最近被多項不熟悉的工作轟炸,但難受程度依舊無法跟那天相比。

畢竟,再難的工作,你相信總有機會能解決。哪怕最後只是無情地推向協助你的同事,但只要等到結案結賬的時候,你始終都會釋懷。

因為,你知道,結賬不是重點,結束才是。

但這件事,最大的尷尬就是,它可能不存在釋懷的一日。

  • 就算,它給了你一夜寫下 1981 字的靈感;
  • 就算,它也給了你用手機寫下 1981 字的專注度…

但這種受負能量驅使的靈感和專注,得到了也沒有意義。

對,負傷的你還能完成更新,推送後還能對別人說:

你界定了生活,我拼命去生存

「事,始終都要過去的,發生了這種事,難道就不要生活了?」

但是,接受了這一切,

也意味著,你必須要默默承受下去,

第二日還是要如常上班,在那個毫無遮擋的朋友圈裡面繼續若無其事。

探店的貼圖要發,買到的新玩具要曬,一大堆正能量排著隊更新…

正如,另一個「偉文」所言;

『愛一個人愛得一塌糊塗,之後,唯有胡亂去愛另一個人。

放不下心裏的人,但又想愛另一個人。他們無意去傷害,只是以為愛上另外一個,就可以放下了。』

當你在承受一件事的時候,你想忘記的時候,卻希望透過其他事向自己施壓:

「用工作去麻醉自己」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藉助「工作壓力」,將它放進榨汁機裡面,將原本的壓力壓榨出來。

就像,

當自己努力轉移視線和壓力的時候,卻被這份渴望的壓力壓倒。明明以為自己已經能通過這一次又一次的壓榨釋懷。

但最後卻發現,自己就像榨汁機裡面那個橙一樣,為了頂著壓力其實已經花光了力氣,拼盡了老命。

就如:

『一樣愛上然後無法放下,一樣痛苦但假裝豁達』

……

很可惜,今晚雖然來了靈感,

但師父沒有來,

缺少了解話的人,

人始終也無法理解…

儘管,我也沒有像細 So 那樣崩堤…

因為,在兩側壓力的共同作用下,堤根本無法崩塌,

只可能會像那個榨汁機的橙也一樣,一步步被粉碎。

最後也只能…

一樣一樣,拼命無恙。

分类: 日更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