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你很少見到一個平時疏於更新的人,會在連續的 24 小時內更新 2 篇文章。

就如,今天的我一樣。

就連我自己都覺得,這個行為貌似衝動了一點。

的確,前天也有朋友跟我提起,我最近又「吳卓羲」了一點。

就像那個被 TVB 定義,也被 Roy 演活的「衝動青年」系列角色一樣,煩躁、衝動、無力和無理侵佔了我的思想和行為,同時也奪去了我的衝勁。

就像一個被奪取了活力的衝動青年一樣,變成了「衝動中年」。

如果,要問為何,想找原因的話,那答案可能只因一個字、一個人。

『喂,阿愁,有人叫你。』


對,如果要問我這兩周在各大平台循環次數最多的歌,那就是 SoulJase 這個新歌,同時也是概念《Self Protrait》裡面第二部正式作品。

曲由鄺尚開創作,詞則由 Oscar 和 SoulJase 來處理。

剛剛開始聽的時候,這首歌給我的一個概念是:

「試問文青能有幾多愁?」

「寫首詩,你未必能看透,也無力解憂」

對,Jase 現在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字 ——「真·文青」。

一開始,我對 CAllStar 四子各自的感覺還是很迷糊。連各自聲音都未能熟悉分辨的我,也很難在他們身上找到對位。

Sorry,我係呢度笑咗(笑

而自從紅館演唱會前的曼谷之旅開始,我開始對四子個人有了一些認知。像「道理王」、「拉麵哥」等花名和 Hastag,也慢慢找到對位。

不過,對 Jase 的「真文青」印象,也還是從這首歌開始,從這首歌的簡介開始:

『我有想過將我所想過的都寫成詩,像一個藝術家一樣,以傷春悲秋名留青史。她大概想我把握時間去做還沒有做過的事,但既然沒有明天,我覺得就這樣一直想著想著,也就好了。』

望著跟你述說末日預告的她,看著這即將化為灰燼、回歸虛無的虛構世界。

此時,你面對化灰前的樹枝,地上的殘花枯葉,披狼皮的熊,失靈的擴音機,還能:

『等一刻反應 由衷說一聲 把這山崩海嘯變肅靜』

此刻的畫面,是不是愁起來也很「自在」?

其實,Oscar 的文藝已經在安仔身上見識過,就像:

『似媽媽當天決心丟走的舊殘玩偶,如初初疏忽 導致終於分手舊對手』

還有:

『花萎一瞬只有痛亦是高興 風一吹再璀璨的記憶盡褪色』

Oscar 給我的印象,就刻在這些歌裡面。

而對於「拉麵哥」Jase,之前還沒有太多感覺,《Bounce Back》給我的震撼,更多的是在曲上面。

直到,這首歌的出現:

『想暗示流淚意義 寫半首詩 頁頁寫盡無謂的字 都變廢紙』

就好似,文青的哀愁不需要直言。舉手投足之間,一個簡單的動作,幾個相關的物與事,就能滲透他想表達的意義。

這種操作,需要的是操控文字的功力,而可以展示出來的,是特有的瀟灑。

除此之外,這些東西還需要很好理解,容易產生共鳴。不然,就會被不識趣者定義為「無病呻吟」的尷尬。

這裡,能够在共情之中找到共鳴,讓聽者為自身相同的愁而愁。

『懷著未忘心事 愁著未來的事 每天反覆數十次』

這裡也是我覺得「阿愁」講得最「入肉」的地方。

而 Oscar 和 Jase 在歌詞中埋下了能直擊核心的刺就是:

『無非太在意』

試想,在生活、工作、感情、學業等項目的經營上能夠讓你愁心煩擾的人和事,必然是你著緊的人,在意的事。

儘管很多人、很多歌、很多詞都叫我們學會放下執著和別太在意,但面對著真的觸及到生活、工作和情感的時候,誰真能擁有「教科書級別」的豁達,能隨意放手釋懷呢……至少,我覺得,創作這些「教科書案例」的人,自己也未必能做到。

Jase 和 Oscar 正正就是抓住了被困於執著的人和情,在曲譜的推波助瀾下,創作出這首「越聽越愁」的歌。

就這首歌而言,在困難重重的 2020 年頭出現的它,也算是 Plug 得相當合時。

畢竟在這個時候,被大環境壓制的大家,其實都是阿愁。哪怕再樂觀,為表現「無恙」萬分努力的人,也會有頂不住的壓力。

而這首歌,相信就為你提供一個甭提點,讓你可以有那麼 4 分 43 秒時間可以一哭而過,消耗盡腦內神經。再接著這份疲累入睡,平復這份因憂愁而爆發的感性。

當然,不管你選擇的是好好衝動一場的「阿羲」,還是打算寫首詩,用文字宣洩愁思的「阿曦」。最後能夠宣洩清楚的,都是好事。

最怕就是:

「寫首詩,無人理解,無人想知。被冠上無病呻吟之名,最後也無力解憂」

就如「阿愁」最後說的那句,一樣:

「怎可說清」。

分类: 音樂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